易纲接棒周小川任央行行长
1
相关专题
央行答记者问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9日(星期五)上午10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周小川称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中经过这么多年艰难曲折后的复苏,终于现在在全球多个地区都出现了复苏的迹象,因此,很多重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宽松慢慢退出。...[详情]

易纲简介

  易纲,男,1958年出生,经济学博士

  1978年至1980年,在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

  1980年至1986年,分别在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1986年至1994年,在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经济系先后担任助教、副教授,1992年获终身教职

  1994年回国,与林毅夫等发起组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任教授、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1997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2002年至2003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正司局级)兼货币政策司副司长

  2003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

  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期间:2006年9月-2007年10月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党委书记、主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主任)

  2007年1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09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15年1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6年3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行长

  2018年3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资料来源:央行网站)

易纲观点回顾
从易纲《货币政策回顾与展望》 窥探央行2018年工作思路与方向

  今年1月份,易纲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谈了对2017年货币政策工作的回顾,2018年货币政策调控面临的挑战与政策思路,从中我们可以一窥央行今年的工作思路与方向。...[详情]

央行新掌门易纲详解今年货币政策的“松紧适度”

  易纲指出,从流动性角度来讲,也要松紧适度,也要基本上稳定。流动性方面,主要是看市场利率是不是平稳,整个的超额准备金水平是不是合适,各方面的指标是不是在合理的范围内,这就是我们对“松紧适度”的考量。...[详情]

易纲:松紧适度主要是对实体经济而言

  易纲表示,松紧适度主要是看对实体经济而言,我们的实体经济能不能够得到各个方面有效的支持。能不能够创造一个防风险并且能够平稳推进金融改革的外部环境,这样就为我们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提供一个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详情]

易纲:绝大多数国家都淡化M2作为预测目标

  易纲指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讲的是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要合理增长,没有讲数量和指标。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使得M2与经济相关性比较模糊称,预测性不确定。绝大多数国家都淡化M2作为预测目标。针对新情况和新时代发展要求,要更注意盘活信贷存量。...[详情]

易纲: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易纲表示,放宽或取消外资一些股比限制,实际上这是减少了对外资机构的歧视性待遇,体现了内外资一视同仁,这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外资金融机构要准入或者开展业务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的法规进行审慎监管,这样我们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完善配套监管机制,我们仍然可以有效地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详情]

易纲:人民银行和金融业要落实国务院对金融开放的部署

  易纲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金融业对外开放相关工作。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所以,我们要落实中央的精神。习主席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6次会议和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也强调,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们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要积极稳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安排合理的开放顺序。所以,我们人民银行和金融业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对于金融开放的部署。...[详情]

易纲回应是否跟随美联储加息:综合考量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

  至于否跟随美联储加息,易纲表示,我们看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我们要进行综合考量。同时,跨境资金流动是比较平衡的,在这方面我们要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平稳的可兑换,同时也要防范风险。...[详情]

周小川观点回顾
周小川:过去全球范围内低利率将告一段落

  周小川表示,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中经过这么多年艰难曲折的复苏,终于现在在全球多个地区都出现了复苏的迹象,因此,很多重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宽松慢慢退出。首先这是一个好事,这个好事也意味着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将告一阶段。...[详情]

周小川:未来传统的纸币、硬币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

  目前国际上对于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也有了初步的一些分类,表明它还可能是有多种可能的体系。应该说,数字货币的发展既是有技术发展上的必然性,未来来讲可能传统的纸币、硬币这种形式的东西会逐渐缩小,甚至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详情]

周小川:现在已经进入稳杠杆和逐步降杠杆阶段 这个趋势很明确

  周小川称,大家应该已经看到之前增长较快的债务情况现在已经平稳下来,已经进入了稳杠杆的阶段,广义货币的增长已经低于名义GDP的增长,也就表明,在总量上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调降杠杆的阶段。...[详情]

周小川:防风险和金融改革并不对立

  防风险和改革不是对立的东西,而应该是一致的东西。大家也看到国际上正是由于有了风险、有了危机,才促进了很多新的措施的出台。周小川说,中国有很多重大的金融改革,正好是因为亚洲金融风暴,让我们认识到风险和不足,然后进行了改进。...[详情]

周小川:衡量货币政策的松和紧光观察GDP不够

  周小川表示,由于M2指标口径在不断变化,主要是金融市场结构、金融产品在不断变化,M2不是一个非常精确的衡量货币政策松了紧了的一个工具。更重要的指标,应该还是要观察像是通货膨胀率和就业等指标。不仅要观察GDP,还要看物价水平和就业水平,由此衡量货币政策的松和紧。...[详情]

周小川:部分金融控股公司存在虚假注资、循环注资问题

  周小川表示,目前出现的一些金融控股的行为,使得有一些他们所控制的金融机构的资本并不真实完整,社会上存在着有一些虚假注资、循环注资的问题。“对金融控股公司,我们试图制定一些基本的规则,但目前也还在初步探索之中。”...[详情]

漫长行长生涯有何难忘和遗憾?周小川:有幸推进金改

  周小川回应“在漫长的行长生涯中有哪些难忘和遗憾的时刻”表示,这么多年在金融系统工作,事情太多了,难挑出来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有幸和大家一起在金融改革开放方面做工作,向前推进。...[详情]

周小川警告区块链投机:不要幻想一夜暴富!

  比特币等分叉产品迅速扩展会对消费者产生不利影响,对金融稳定产生不可预测的作用。央行没有认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不接受也不认可相关服务。周小川指出,未来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是动态的,监管取决于技术发展程度,也取决于局部测试结果和评估情况,还有待观察。...[详情]

周小川:央行将在新监管框架中起更重要作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去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披露的消息说明了金融改革的主要思路,包括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其办公室放在人民银行,这些都表明人民银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作用。...[详情]

周小川推动“两大改革”

  周小川行长在任期间在推动中国利率市场化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系统工程思维和渐进式改革在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过程中也得以体现。《2002年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公布了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思路: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遵循渐进式改革的基本思路。自1993年确立利率市场化改革设想开始到2015年10月央行决定对商业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中国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

  早在1995年周小川担任外汇管理局局长一职时,中国实现了经常项目下可兑换,成为中国资本项目的。2016年人民币正式加入SDR,加入之前中国针对IMF规定的40项关于资本项目开放的条目,做了不少功课准备:如推动沪港股票市场互联互通试点;推动境内金融机构赴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

  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人民币国际使用稳步扩大,目前人民币已成为中国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与中国发生跨境人民币收付的国家达到189个,超过47个国家或地区的货币当局在中国境内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并纳入其外汇储备。2014年在英国、德国等10个国家新建了人民币清算安排;香港点心债、台湾宝岛债、法国凯旋债、德国歌德债等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逐步发展起来。支持英国政府成功发行30亿元人民币国债。与瑞士、俄罗斯、加拿大等13家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新签或续签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周小川任职央行15年大事记
时间 事件
2002年12月底 正式出任中国央行行长。
2003年 开始启动中国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至2010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均顺利完成上市,跻身世界前十大银行之列。
2005年7月21日 正式启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启动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2008年7月 国务院批准人民银行根据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新引擎。
2009年7月 中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式启动,并于2010年、2011年先后两次扩大试点范围直至全国。
2010年6月 人民币汇改再度启动。
2013年6月 中国金融市场经历了一场流动性的“钱荒”洗礼,央行成功处理了这一流动性紧张局面。央行实施调控,维持银行体系流动性的稳定和适度,引导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平稳增长。
2014年开始 人民币全球清算网络频频布局。 
2015年 三大政策性银行接棒改革;同年8月,“新汇改”进一步完善中间价报价机制,为人民币能够成为国际储备货币铺平道路。
2016年10月1日 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人民币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之后,加入SDR货币篮子的第五种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