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监管加码即将来临
1
现金贷简介

  现金贷,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的简称,具有方便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以及实时审批、快速到账的特性。从2015年开始,现金贷作为消费金融一个重要的分支在中国开始强势崛起。目前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

小调查
现金贷调查

现金贷的“异化”和平台的撇清
   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上半年一度颇为高调的现金贷业务宣传攻势,现在几乎戛然而止,不少平台已主动规避宣传。还有平台面对记者关于其现金贷规模和盈利的问询,私下直言“这个词现在很敏感,谁都不好多说”,并希望“最好不要提我们有这块业务”。仅P2P领域具有逾30家平台推出相关产品,而大多数平台的最高借款年利率并没有突破36%法定红线,小部分在灰色地带赚取高额利润。

 

不同的利率计算口径和激辩中的36%红线
    畸高的借款利率,是现金贷备受质疑的最主要原因,此前一度有报道称,目前市面上现金贷平台的平均综合利率早突破了36%的法定上线,高到近160%。这背后有一个令人愕然的尴尬境地——其实关于现金贷的真实借款利率,利率计算口径目前行业都没有给出同一标准。不同的利率口径和一刀切的法定红线,业界对此争议颇多。

 

“以贷养贷” 钱从哪来
    钱从哪里来?这是一个问题。很多做消费贷款的公司,都在把消费信贷打包成证券化产品,卖给银行,银行变相为这些公司提供资金。你想想,银行认购这些ABS,AA-级及以上的ABS产品风险占用才20%,资本回报率又高,银行当然有动力去投这些ABS。仅去年同期(2016 年10月)以来,ABS发行总额为6943.1亿元,合计发行450支。其中,仅以小额信贷为基础资产的ABS,发行规模就达到2343.6亿元,共109支,占ABS总规模的34%。

 

现金贷监管加码
监管加码风雨欲来 现金贷狂欢终将散场

  现金贷火爆背后的监管套利、利率畸高、风控缺失、暴力催收等风险及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警惕。种种迹象表明,国家出台较为严格的法规对现金贷进行规范势在必行。有业内人士认为,对现金贷监管政策出台的窗口期或在半年之内。而银监会整治现金贷虽然不意味着现金贷业务高速增长期将结束,但是现金贷的发展面临新的拐点。...[详情]

监管部门整治现金贷已上路 北上广深四地连续发文

  监管部门的重拳整治已经“在路上”。央行副行长易纲近日公开表示,普惠金融必须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要警惕打着“普惠金融”旗号的违规和欺诈行为,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都要纳入监管。在此之前,银监会就明确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随后,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四地也连续发文整顿“现金贷”业务。...[详情]

现金贷火热引关注:暗藏利率畸高等风险 监管加码即将来临

  很多现金贷就是高利贷,需要现金贷的人往往是信用和资质较差的群体,民间借贷在法律中如果产生纠纷一般是走民事调解程序,不会量刑和诉讼,所以借款人有底气不还款。高利息覆盖高坏账,最终形成恶性循环,在中国当前信用环境下,这种情况很难避免,行业还十分不健全。此时有些现金贷公司在美国上市并取得很好的成绩,作为业内人士担忧远大于欣慰,如果这种情绪传染到整个行业,越来越多现金贷公司急于谋求上市,可以预见给行业和市场带来的混乱和风险将远大于收益。...[详情]

业内评论
朱邦凌:现金贷实际利率畸高 应进行穿透式监管

  按照穿透式监管原则,现金贷平台同样适用民间借贷年利率24%和36%上限的法律规定。民间借贷实际的年化利率,包括贷款利率、服务费等,是加在一起计算得出的。现金贷业务不管披着什么“马甲”,有多少知名互联网巨头参与,在目前应同样遵守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详情]

证券时报:“现金贷”身上也应该流淌道德的血液

  一些“现金贷”已经异化成了高利贷,个别平台甚至把“现金贷”这种高利贷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清新脱俗。记得有人曾说过,房地产商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我们也想大声对这些人大呼一声:“现金贷”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详情]

水皮:金融祸根再埋下 现金贷将成第二个次贷?

  毫无疑问现金贷是个暴利行业,在水皮看来,只有垄断才有可能产生暴利,一个没有投资门槛的行业能够产生暴利,那就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天上有馅饼吗?我觉得是没有的,天上没有馅饼,地上倒是有陷阱,所以请大家好自为之。...[详情]

现金贷暴利下的三大风险

坏账风险:诱发社会暴力
   不少平台把利息成本放低来规避监管,再收取各种费用,实际利率已突破监管红线。他指出,现金贷业务金额小、周期短,会造成借款人对利息的敏感度降低,给很多现金贷平台创造了高利润的空间。而高利率也引来高坏账以及暴力催收等问题。据一位网贷行业高管介绍,目前国内现金贷平台的坏账率在30%左右,有一些做得还不错的平台应该也在15%左右。

 

风控风险:成校园贷温床
    在校园贷业务被叫停后,部分平台仍在通过现金贷业务给学生发放贷款。调查发现,许多现金贷对借款人资质审查并不严格,成为校园贷业务的掩护。一家名为“青年钱包”的平台则公开宣传可给学生贷款,该平台App显示,申请条件是18-35岁,所需资料为实名制手机号、身份证、银行卡,在详细说明中写到,“纯信用借款、5分钟申请,100秒到账,学生、上班族均可”。

 

监管风险:或出台整治新规
    现金贷业务是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现实需求的。不建议采取一刀切的监管举措,如果一刀切的话,这类业务会转向线下进行,风险也是非常巨大的。“现在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方式是一种运动式的,是一种存量管理的方式,在紧急时刻,本着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理的思路,也可以采取先清理存量,再谋求发展的思路。

 

一文看懂现金贷

  现金贷业务模型

  现金贷的直接参与方为投资人、现金贷机构和借款人。除此之外,在业务过程中机构还会受到监管机构的监管,也会接受征信、催收以及其他机构的服务。

  产品的分类与目标客户群密切相关,30天以内的短期现金贷周期短、金额低、利率高,与国外的payday loan极为相似,目标客户也以蓝领为主。白领和学生由于信用等级更高,机构也愿意为他们提供周期更长、金额更高且利率更优惠的贷款。

  按借款额和借款周期分类:30天以内,借款额小于1500,一次性还本付息;30天以上,借款额超过3000,可分期。

  按借款人画像(蓝领、白领、学生)

  成本结构:

  风控成本主要集中于技术和催收的人力成本

  目前现金贷领域成熟的玩家基本都需要组建技术主导的风控团队,通过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不断为借款人做更精确的定位,从而将坏账风险降到最低。根据业内人士透露,维持一个成熟的技术型风控团队的成本大约为每年600万到700万之间。而从无到有地搭建风控模型,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这对很多新玩家来说都是一笔非常大的支出,如果规模没有达到一定程度,贸然搭建风控团队甚至会拖累机构的发展。

  现金贷由于具有笔均贷款金额低以及坏账率高的特征,导致同等的贷款规模,现金贷机构需要催收的人数要比其他金融机构多得多。这就使得催收成本在其成本结构中的占比上升。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如果机构月贷款金额1亿元,坏账率5%,则每月会产生5000-10000个待催收的用户。而实际坏账率可能远高于此,这就需要机构维护一个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催收团队。

  坏帐成本,视坏账率而定,目前没有普遍应用的不良资产处理;坏帐成本和风控成本是反相关的

  坏账成本是指机构确认无法追回的借款,是现金贷业务最主要的成本,目前正常运转的机构坏账率一般在5%-10%。有效的风控和催收可以显著地降低坏账成本,所以每个机构都必须面对如何分配成本低的决策。

  税务成本

  金融业一般纳税人税额为6%,对于机构而言这是一笔无法规避的成本。机构必须严格处理帐务,避免因税务导致的亏损,同时也需远离税务可能引起的法律风险。

  一图看懂现金贷与P2P和消费分期间的区别

  现金贷和P2P最大的区别在于现在的现金贷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机构而非个人投资者。现金贷的资产端十分聚焦,就是短期贷款产品。P2P的资产端很复杂,既有2B也有2C,有无抵押贷也有抵押贷,甚至包括没有资产端的非法集资。

  2015年开始,创业者包括原先的P2P平台,都开始把目光转向了现金贷。对此,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大趋势使然:因为与P2P的模式相比,现金贷在资产端具有很大的优势。车贷、房贷以及企业贷都是传统金融机构耕耘多年的领域,与之相比互联网平台并没有任何竞争优势。而现金贷业务是传统金融机构鲜有涉及的蓝海,同时互联网平台可以更快地审批并放款,这是传统金融机构所不具备的能力。

  现金贷业务集中在线上,参与者仅限机构和借款人,不可预料的风险更少。消费分期有线下场景,利益关系更为复杂,机构需要支出大量的成本搭建并维护渠道。

这些A股上市公司涉足消费金融(名单)